医疗纠纷 您当前的位置:中国律法网 > 缪志远律师 > 医疗纠纷 >过度医疗的代价

过度医疗的代价

  来源:闽东优秀律师  时间:2015-12-21 11:12:55

 

过度医疗是指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违背临床医学规范和伦理准则,不能为患者真正提高诊治价值,只是徒增医疗资源耗费的诊治行为。 或者说,在治疗过程中,不恰当、不规范甚至不道德,脱离病人病情实际而进行的检查、治疗等医疗行为。简单说,过度医疗是超过疾病实际需求的诊断和治疗的行为,包括过度检查、过度治疗。过度医疗不是诊治病情所需,起码不是诊治病情完全所需。过度医疗是与道德相违背的,是法律以及相关制度所被禁止的。

  过度医疗,往小里说是医院的问题,从大处着眼就是个社会问题。过度医疗不仅加重了患者、家庭、社会的经济、精神负担,而且还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,引发并积聚社会矛盾,制造人类生态灾难,成为诱发社会不安定、不和谐的一个重要因素,并大大增加了全社会的正常运转成本。尽管这些成本不易量化、不易察觉,却实实在在地客观存在着,且危害巨大,必须予以高度重视。

  曾有科学家预言,抗生素的滥用将意味着抗生素时代的结束,人们不得不担心在不久的将来,会有一种对所有抗生素都具有耐药性的细菌出现,人类将重新回到上个世纪没有青霉素的年代,这无异于一场人类生态灾难。

  让病人倾家荡产,会招来怨恨

  “前后两次大手术、一年多的化疗,不但病没治好,人也没了,家也没了!如果不听医生的,我们家或许不会落得这么惨……”泰安市农业银行的张女士,讲起其丈夫胃癌从发现,到前不久去世的经过,仍以泪洗面。据张女士介绍,去年春节,她丈夫因酒后胃出血住进了当地一家三级医院,并很快被确诊为胃癌晚期。医生说要先手术切除肿瘤,还有生的一线希望。可手术后不久又复发,医生让再次做手术,其间还分别配合化疗。然而,她丈夫最后还是撒手西去。为了给她丈夫治病,他们家把车卖了房子也卖了,还背上了二十多万元的债务。现在张女士和她 12岁的女儿只能寄居娘家。

  “过度医疗,总给病人、家属以幻想,让他们抱着侥幸的心理一步步试下去。可当患者逝去后,尽管其家属嘴上说不出什么来,可心里大都怨恨医生和医院。”省直某三甲医院的一位普外科主任医师直言,医疗消费完全不同于普通商品消费,什么价格买什么样的东西,都是明确的、可比的,而治疗过程一旦沦为“拿钱买命”,医生也就面临着巨大的纠纷风险。“假如医生让病人产生了‘治病跟做生意一样’错觉的话,那就非常可怕了——钱花了很多,已使家庭背上沉重的经济、精神负担,却换不回命来,就会坏事:病人家属会反过来认为医生是在‘诱导消费’,是在骗钱害人。”

  因过度医疗引起的这种社会矛盾的积聚,目前还没能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和注意。这位主任医师指出,“医生没有切不掉的肿瘤,为什么不切?原因是要权衡切与不切的利弊。衡量一名医生是否成熟,就是看他是否知道该什么时间‘收手’:手术该做还是不该做?做到什么时候停下?说到家,过度治疗不仅让病人下不来手术台,有时甚至也让医生‘下不来台’。”

  作为医生,必须设身处地地替患者和他们的家属考虑!

  医生越是留,还越不敢住了

  “明明是不治之症,医院却非要留下给动手术,说要采取措施、赶紧治,医生越是留,我们还越不敢住了!”6月25日,泰安的张先生打电话向记者求助,他父亲因肺癌住进了省城某专科医院,并很快被确诊为肺癌Ⅲ期,还很快给排定了手术日期。张先生再带着他父亲的病历、各种化验报告、CT 片等到省立医院、省肿瘤医院会诊,几位专家的会诊结果是:肿瘤属中心型,且贴近肺动脉,时期又偏晚,不宜手术或过于积极治疗,而应予保守治疗。

  然而,当张先生他们提出要出院时,却遭遇了省城这家专科医院主管医生的“过分挽留”,这反而更加坚定了他们出院的决心。

  “过度医疗背后经济利益的存在,正使患者及其家属丧失对医生、医院的基本信任,使医患之间原本纯洁高尚的关系发生了扭曲,并成为医患关系过分紧张、医疗纠纷增多等多种社会问题的诱发因素!”省城某三甲医院医务处长分析认为,病人及其家属和医生、医院本来利益是一致的,大家本应是同舟共济、齐心协力,并肩战胜病魔的战友关系。然而,现在却成了对立面,变成了“仇人”。“病人进医院不是想着治好病,而是先防着如何不被医生、医院忽悠着掏空自己的钱包。这种状态下,医患关系又怎能和谐?!”

  过度医疗,往小里说是医院的问题,从大处着眼就是个社会问题。过度医疗不仅加重了患者、家庭、社会的经济、精神负担,而且还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,引发并积聚社会矛盾,制造人类生态灾难,成为诱发社会不安定、不和谐的一个重要因素,并大大增加了全社会的正常运转成本。尽管这些成本不易量化、不易察觉,却实实在在地客观存在着,且危害巨大,必须予以高度重视。

  抗菌素滥用,将使人类“无药可用”

  “最廉价有效的广谱抗菌素——青霉素,现在医生却很少给用。只要孩子进了医院,就得挂吊瓶、打先锋5号;不打吊瓶,病就好不了……”山东大学文学院的梁女士,提起儿子健康变化满脸无奈。她今年6岁的儿子,自两岁时发烧进医院治疗后,就开始变得弱不禁风。“ 一生病,就得打吊针,完全靠药物治疗,自身的免疫力被打得一点都没有了!”长期过度医疗下的抗生素滥用,正在摧毁着人体原本健全的免疫“ 防御”系统,使人变得不堪一击。

  梁女士的孩子最近一次咳嗽,医生又给换成了价格不菲的“其仙”,说是再打“先锋”已经不管用了,得换高级点的阿奇霉素。“孩子用的药一样样地换,而且越换越高级,这样下去,还能有更高级的药可用吗?”梁女士不无担心。

  因抗生素滥用引发的耐药性,正使人类面临无抗生素药物可用的危险境地。“医生说,孩子死于金黄葡萄球菌感染,它的耐药性,连最先进的抗菌素用上了,也白搭……”高青县黑里寨镇贾庄村的贾先生来电反映,去年6月初,他刚在县医院出生十几天的儿子,就出现高烧、呼吸困难等症状,先后紧急转到滨州医学院附属医院、山东大学齐鲁医院,治疗一周后终因无效死亡。专家指出,这种耐药性极强的金黄葡萄球菌,只有在医院或实验室等极个别特定的环境下才可能感染,又因其顽固的耐药特性很难被有效杀灭,往往使感染者陷入不治。

  “一种新抗生素的开发周期一般需要10年左右,而一代耐药菌的产生却只要两年,抗生素的研制速度远远赶不上耐药菌的繁殖速度。”据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药剂科主任周文介绍,我国是世界上滥用抗生素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,临床分离的一些细菌对某些药物的耐药性已居世界首位。

  曾有科学家预言,抗生素的滥用将意味着抗生素时代的结束,人们不得不担心在不久的将来,会有一种对所有抗生素都具有耐药性的细菌出现,人类将重新回到上个世纪没有青霉素的年代,这无异于一场人类生态灾难。


缪志远 律师
LVFAW LAWYER
缪志远律师 | 律师介绍 | 法律咨询 | 联系方式
咨询热线:13905930003   闽东优秀律师  网站管理
版权所有 2009-2015  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:ICP备13006383号 技术支持:法卫士
  • QQ咨询
  • 网上咨询
  • 13905930003